浙江省高考满分作文正义(浙江省高考满分作文)

扫码手机浏览

...

中午,女儿带回一篇浙江省的一篇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她认为这是一篇故弄玄虚、显摆自己的文章,不该得满分的。问我怎么看。

我看了一下,发现文章引经据典,有不少生僻字,聱牙诘屈,相信一般的年轻人不容易看懂。但是,满分却是名副其实的。如果不给满分那就真要质疑老师的批改水平了。

“为什么呢?难道要引导学生去作一些晦涩的文章取悦老师却让读者一头雾水吗?”

“看来你还没弄懂作文与文章的区别。”我不客气地说,“作文并不是一般公开发表的文章。它的读者不是公众而仅仅面对老师。作文的基本功能是综合考察学生的语文素养,主要包括文字的功底、知识面以及思维的能力。这篇作文是借意大利文学家伊塔洛•卡尔维诺的长篇小说《树上的男爵》来表明自己对于生活的态度。反映了青少年的个性发展与社会约束、教育期望之间的矛盾。立论明确而积极,逻辑严密,思维周全而不极端。论据虽然冷僻却也表现了作者阅读面之广,能够在考场有限的时间内准确地运用如此之多的典故且都很准确,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最重要的是,这篇作文不讲套话,具有鲜明个性特点,是不可复制的。这样的作文不得满分那什么样的作文可以得满分呢?”

女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的看法,又问:“你说高考作文不同于一般文章,区别在哪呢?”

“我刚才已经说了作文的基本功能。一般文章是指公开发表的作品,它所承载的主要是社会的教化功能。所谓文以载道就是指这一点。由于发表的文章面对大众,因此还兼有文风导向及语文示范的功能。作家是有社会责任的。如果忘记了自己社会责任就不能称其为作家了,起码算不上好作家。这一点非常重要。”

女儿心悦诚服。于是,我把这些文字写下来,敷衍成文。又一一点明这篇作文所涉及到的知识点附录于后。以飨读者。

2020年8月6日星期四

【附录】作文涉及的知识点

马丁•海德格尔(德语:Martin Heidegger,公元1889年9月26日—公元1976年5月26日),德国哲学家。20世纪存在主义哲学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之一。出生于德国西南巴登邦(Baden)弗赖堡附近的梅斯基尔希(Messkirch)的天主教家庭,逝于德国梅斯基尔希。

嚆矢hāo shǐ,响箭。因发射时声先于箭而到,故常用以比喻事物的开端。犹言先声。

滥觞làn shāng,本谓江河发源之处水极浅小,仅能浮起酒杯, 后比喻事物的起源和发端。 出自《孔子家语•三恕》:“夫江始出于岷山,其源可以滥觞。”

伊塔洛•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 1923年10月15日—1985年9月19日),意大利当代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分成两半的子爵》、《树上的男爵》、《不存在的骑士》等。

《树上的男爵》是伊塔洛•卡尔维诺《我们的祖先》三部曲之一。小说以传统叙事手法隐喻了现代社会里人的迷失自我、完整性丧失以及焦虑迷茫的生存状态,展现了现代社会中处于生存困境下的人类个体追求自我存在空间和价值的历程。同时在时间轴上,体现了通过对个人自我抉择矢志不移的努力从而达到非个人主义完整道路的主题。小说思维活跃、思想深刻,深刻的刻画了现实的种种弊端,启迪人们对人类的命运和现实社会予以深入思考。

达达主义 (无政府主义艺术运动)

麦金太尔(1929- )早年就读于曼彻斯特大学,先后执教于曼彻斯特大学、利兹大学、波士顿大学与维特比德大学,现任美国鹿特丹大学哲学系麦克马洪与哈克荣誉教授。麦金太尔是当代西方最重要的伦理学家之一,伦理学与政治哲学中社群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麦金太尔以其大量的著作,对摩尔以来的元伦理学进行了不懈的攻击。他的重要著作《追寻美德》(1981)、《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1988)以及《三种对立的道德探究观》(1990),在对西方现代性的根源的追溯中,促进了亚里士多德的德性伦理学在当代的复兴。 肯綮kěn qìng,典出《庄子•内篇•养生主》“肯,著骨肉。綮,犹结处也。” 后遂以“肯綮”指筋骨结合的地方,比喻要害或关键之处。

祓除fú chú,意思是指 除灾去邪之祭,或者清除;消除。

孜孜矻矻zī zī kū kū,意思是勤勉不懈的样子,出自《争臣论》。

柯希莫,一个一气之下攀爬到树上去的少年,他拒绝繁缛、无聊的礼教,因要逃离地上世界无处不在的规训和控制,所以拒绝下地,从而在树上度过了他的一生。他虽入世,但对文明世界心怀不满,因此选择逃离,他始终认为,为了与他人真正在一起,唯一的出路是与他人、与平庸琐碎的日常生活相疏离,因此,“他在生命的每时每刻都顽固地为自己和他人坚持那种不方便的特立独行和离群索居”。诚如里尔克所言,一个愿意忍受寂寞的人,他的人生会在星空下开展地很广大。柯希莫选择上树,这一具有返祖意味的行为对他而言,就是一条孤独之路,与此同时也是一条通往完整自我的道路,这条道路是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看不到的。

马克斯•韦伯(德语:Max Weber,1864-1920),德国著名社会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哲学家,是现代一位最具生命力和影响力的思想家。韦伯曾于海德堡大学求学,在柏林大学开始教职生涯,并陆续于维也纳大学、慕尼黑大学等大学任教。对于当时德国的政界影响极大,曾前往凡尔赛会议代表德国进行谈判,并且参与了魏玛共和国宪法(Weimarer Verfassung)的起草设计。是同泰勒和法约尔同一历史时期,并且对西方古典管理理论的确立做出杰出贡献,是公认的古典社会学理论和公共行政学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被后世称为“组织理论之父”。

祛魅(英语:Disenchantment)在社会科学是指在现代社会消去神秘主义(魅惑力)的表面并把文化合理化,这个概念最初由马克斯•韦伯借用弗里德里希•席勒1的理论来描述现代化、官僚化的世俗西方社会,在这种社会中自然理解能力比信仰更有价值、过程都以合理的目标为方向,与韦伯所说的“这个世界上遗留着好的迷人的花园”2的传统社会相对立。“祛魅”和“复魅”的概念,在西方后现代哲学著作中使用的比较多,但学术界没有公认准确的定义。“祛魅”是指剥去附着在事物表面上的那层虚假的东西,即“魅”;“复魅”有时也译为“返魅”,是主张返回事物的自然状态,恢复事物的本来面貌。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年10月15日—1900年8月25日),德国哲学家、语言学家、文化评论家、诗人、作曲家、思想家。

“狮子与孩子”。尼采认为精神有三重境界。第一境界是骆驼精神。骆驼在尼采那里,骆驼象征着身负重任,苦难前行的生命,人一出生就要被迫去背上尘世的各种重担,逼迫着自己去前行,他们身上的担子很沉重,他们一生的性格就是隐忍,而且好多都是身不由己,这点现代人应该也应该深有体会。他们必须去完成人们赋予他们的责任和使命,虽然很多情况下,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但他们依然要负重前行。他们不知道如何挣脱生活的束缚,长期处于‘被生活’和‘被成长的’苦难无助状态。骆驼是没有理想的,或许社会的责任和使命就是他的理想,不管他自己需要不需要,他都要一味地扛着,前行着,这就是骆驼精神。精神的第二重境界是狮子。狮子相对于骆驼,就主动和犀利很多。在对待自我人生和他人时,他们会主动出击,进行反抗和格斗,去争夺自己认为是需要的,认为自己应该得到的。由此,他们有了自己的思考和处事原则,并且会依据自己的现状去获取自己的需要,或满足自己的个人欲望。只是唯一欠缺的是,他们所使用的方式是蛮横的,是通过残杀、暴力、格斗、竞争、侵占等方式得到的。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说,人生下来就有侵占的本能。弗洛伊德的这种说法,完全符合尼采的“狮子”境界。精神的第三重境界是孩子。孩子的境界其实是一种极高的境界,成年人要想达到这种境界或重新回归这种境界并不是很容易。孩子境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天真和纯洁状态,是对生命的积极、单纯、无暇的呼唤和本真渴望。带有这种境界的人,他们不会像骆驼那样一味的隐忍,遇到不平事也不会不愿抗争,也不会像狮子那样蛮横的掠夺,目的不得逞就使用暴力,带有孩子境界的人会用他们自己对生命的那种热情和纯真的力量去感染周围的环境,去传递他们自身的需要,从而通过一种共赢的方法让周围的人群都能进入到一种和谐的大爱之中。

洵,这里是副词。诚然、确实的意思。

切斯拉夫•米沃什(1911-2004)波兰当代最伟大的诗人和翻译家

婞直xìng zhí,汉语词语,意思是指倔强;刚直。

麦金太尔(1929- )早年就读于曼彻斯特大学,先后执教于曼彻斯特大学、利兹大学、波士顿大学与维特比德大学,现任美国鹿特丹大学哲学系麦克马洪与哈克荣誉教授。麦金太尔是当代西方最重要的伦理学家之一,伦理学与政治哲学中社群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麦金太尔以其大量的著作,对摩尔以来的元伦理学进行了不懈的攻击。他的重要著作《追寻美德》(1981)、《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1988)以及《三种对立的道德探究观》(1990),在对西方现代性的根源的追溯中,促进了亚里士多德的德性伦理学在当代的复兴。 ﹒

作者:颂明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今日头条•八公山视界”,欢迎评论留言!